《殺人者的難堪》拿下11國收視冠軍,崔宇植成了「被神眷顧的殺人犯」,盤點漫畫VS戲劇4點差異。

2024-02-21 文字:駐站記者 小R 綜合報導 圖片:Netflix 人氣:18,053

Netflix最新劇集《殺人者的難堪》齊聚崔宇植、孫錫久兩大男神,改編自人氣同名漫畫,一位被神眷顧的殺人犯動用私刑執行正義,跟上「以暴制暴」話題熱潮,甫上線2天內便拿下11個國家全球TV部門冠軍點閱,獲得劇迷稱讚「漫畫角色活過來」、「孫錫久眼神超殺又迷人」,Walker盤點漫畫VS戲劇不同之處,深度解析劇名,5種含義你看懂了嗎?

推薦閱讀:18禁《天黑了》5大看點,12集探討校園霸凌,遊戲結束只是惡夢開始。

一、《殺人者的難堪》被神眷顧的殺人犯,極度有魅力的新穎設定

《殺人者的難堪》劇情設定新穎,由崔宇植與孫錫久領銜主演,一位是看起來毫無殺傷力的大學生,某日意外殺死殺人犯後,他彷彿被神所眷顧,無論再怎麼犯案都不會留下線索,宛如正義化身的殺人魔,碰上一位洞察力十足的張難勘刑警孫錫久,緊追在後誓言把他抓捕到案。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本劇充斥著黑色幽默魅力,透過詼諧無厘頭的劇情帶出更大的諷刺感,反轉人物宋村現身時,同樣自認為是正義化身,以更殘忍的手段殺害壞事做盡的反派,令觀眾陷入一陣困惑之中,究竟何為正義並沒有完美解答,皆在劇迷心中。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 

二、導演完美選角「CG打造孫錫久童年」,《殺人者的難堪》從漫畫裡活過來的人物

本劇圍繞在4位主角身上,分別為李蕩、張難勘、羅賓、宋村,每位演員都像是從漫畫裡走出來,獲讚「完美選角」。崔宇植飾演的大學生李蕩,原是一位社會邊緣者,從小遭爆霸凌,眼神黯淡無光,卻在失手殺死殺人犯後,瞬間轉換為渾然天成的殺手,完美演繹漫畫角色。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

由孫錫久飾演的張難勘就像老鷹眼神銳利,盤旋在空中,瞄準獵物後一擊斃命,用盡一切手段緊追在怡蕩與宋村身後,令人看得窒息,不僅如此,孫錫久童年角色的演員被讚「根本就是孫錫久的兒子」,兩人相似度100分,也是導演用心良苦的成果,利用深偽CG技術打造該角色。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還有金耀漢所飾演的羅賓,他是李蕩殺人後協助善後的人物,擁有圓滾滾身形,演活駭客與宅男之間的獨特氣質。殺人犯宋村原是一名前任刑警,由李熙俊所演繹,滿腔正義感,最後卻漸漸走入歧途,真以為自己才是正義的審判者,展開一場場殺戮,4位人物皆有特色,擄獲原著粉絲的心。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 

三、《殺人者的難堪》劇名韓文有5種,你有發現嗎?

本劇由發行平台Netflix取名為《殺人者的難堪》,但其實劇名以《殺人者ㅇ難堪》韓文原文來看埋了多項伏筆,原著作家CCOMABE曾說過「你想怎麼唸就怎麼唸,根據每個人的想法不同,唸法也不同」。作家此話一出,網友動員分析劇名的意義,ㅇ的韓文字母分別可以被拆解為「張」、「的」、「是」、「和」以及「數字0」5種可能性。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第一種「和」為《殺人者和難堪》,分別代表兩位男主角李蕩以及刑警難堪。
第二種「的」為《殺人者的難堪》,代表著男主角李蕩偶然所犯下的殺人案件,並陷入難堪的情況。
第三種「張」為《殺人張難堪》,巧妙地將殺人與張難堪合併在一起,究竟誰才是加害者、誰是受害者,兩個人物之間只有一字之差。
第四種「是」為《殺人者是難堪》,最終槍殺宋村的難堪刑警,自己也成了殺人者。
第五種為「數字0」《殺人者0難堪》,殺人者被抓的機率為0(零),以及證據為0的含義,前後呼應了男主角的天性,殺人但抓不到他。
不論唸為哪種劇名,皆有不同的解析,網路上還有更多ㅇ的分析,每種答案都可視為正確。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 

四、戲劇VS漫畫4大差異

《殺人者和難堪》光是時代設定就有差別,原著漫畫連載時間點為2010年,但被翻拍成戲劇則是2023年,因此導演加入了現代觀眾常看到了社群網站、平板等較符合年代的元素。
另外,戲劇與漫畫仔細對比還是有不同之處,第二號殺人犯「宣如玉」所飾演的狗狗,漫畫原版最後被安樂死,但戲劇版本原也是要被安樂死,卻被張難堪救下,狗狗獲得逃離死亡的命運。
還有男主角李蕩的家人比重大幅度增加,父母與姊姊多次現身,甚至在最後一集裡,他替家人把積雪的上坡路打掃乾淨,方便媽媽回家不會滑倒,代表他仍保有的人性一面。就連反派宋村的外貌也有差異,原著的鼻樑上留有疤痕,戲劇版卻修改此處,疤痕完全消失。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 

五、戲劇結局引熱議,原版「他」的下場不同

《殺人者的難堪》改編自原著漫畫,角色出現幾點小差異以外,結局走向也完全不一樣,全劇圍繞在「正義為何」的問題上,戲劇版本的最後一集同樣留下開放式收尾的問號。漫畫部份,羅賓把自己的牙齒改成李蕩(怡蕩),以李蕩的身份死於大火之中,真正的李蕩則是逃亡至日本,並於情趣用品店工作。
但戲劇部分,反而是羅賓頂下了所有罪責,李蕩最終被判無嫌疑,李蕩在不知情的狀態下逃往了菲律賓,卻發現自己無任何前科返回韓國。戲劇版貫徹他始終如一的能力,無論如何犯案皆不會留下證據;戲劇與漫畫兩版不同的收尾掀起熱議。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▲圖片來源/Netflix

 

為你推薦

登入即可繼續觀看為你推薦,並瀏覽符合個人興趣的文章

keyboard_arrow_up